爱无言,情有痕

(2015级葡萄牙语1班 1515940997 王茂丁)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龙应台《目送》

       题记是台湾作家龙应台的散文集——《目送》中节选的一段话,这是一本承载了一场人生的书,七十三篇文字记录了作者人生中许多难以割舍的分别瞬间。它写父亲的逝,母亲的老,也写儿子的离,朋友的牵挂、兄弟的携手共行;它写失败和脆弱、失落和放手,也写缠绵不舍和绝然的虚无。她写透了亲情,她与父母,与儿子,那些不仅仅是血液中所传承的羁绊,那些长久以往共同生活而酝酿成的亲情。

      《目送》中第一篇散文就是同名散文《目送》,它记录了五次作者对亲人的目送。前两次是她目送自己的孩子,一次入学,一次别离。看着前半段的文字,不禁心中沁沁。

      从作者的描写里,我仿佛读懂了幼时我从未在意过的,我的父母凝视我的目光中所蕴含的情愫。这让我想起网上看过的一组漫画——《我们能拥有孩子多少年?》。这个题目反过来,对我同样也成立,我能拥有父母多少年?从幼时的拥抱,到少年的叛逆,18岁之后的天空,还会有多少父母的痕迹?从初入社会在外打拼,到而立之年奔波不停,步入老年的父母,还会有多少凝望我的时间?所以,几十年后,我可能再也找不回这些朝夕相处的时光。

       后面的三次目送,都是目送自己的父亲。两次分别,一次,最后的分别。同样是子女,可能因为角度相同了的原因,所以关于前两次目送时作者的心情,我仿佛也能从记忆里寻觅到些许痕迹。

我明白,父母总会老去,他们没办法永远做你的航灯,做你的荫庇,从他们的背影里读得出岁月的锋芒。就像是朱自清先生《背影》一文中所写的,看着父亲艰难的攀上月台,他明白了,父亲老了。无论是龙应台的《目送》,还是朱自清的《背影》,父母身后的影子都是默无声息的后一个离去,即使是别离,他们都温柔的先为孩子多考虑一分。

       三毛的诗里曾有言,她来世愿做一棵树,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我觉得这段话用在父母的身上很贴切,他们是在我们生前就站立着的树,一半在外为我们抵御风吹雨打,一半在内孕育婉转柔情。一半的荫凉是他们洒落我们身上,一半的阳光因为我们的欢笑而流淌。

       所以前言中的“不必追”,正是龙应台所解读的这份温柔,这份柔情。读完它们,我觉得感触很深,因为我还没深刻体悟过的这种“不必追”,但我从她的书里先找到了答案。作为九零后的孩子,身上拥有特有的标签,我们是新世纪的一代 ,我们是家庭的绝对中心,过分的爱淹没了我们该认识的道理。没有什么是永远单方面的付出,一味的索取所带来的只不过是迟来的绝对坍塌。

       我与父母的关系像是太阳,难以直接看清但从未失去光亮。

       因为工作和家庭的原因,亲情在我家很少被直接表达或提及,严格的管教是陪伴我到中学阶段的主旋律。我没有记得过与父母间时时亲密无间的片段,我也很少主动去对父母嘘寒问暖。反而,还经常对他们的关心嗤之以鼻,归为唠叨。作为不喜直接表达内心情感的我,在懂事之后,可能也从未对他们说过煽情的话或者实际的表达感恩的心情。文章的大篇幅我都用来写了别人的书里对父母的描绘,但那些解读并完全是作者自己的,在叙写的过程中,我也揉入了自己真实的想法和感悟。

       没有直接的诉说,润物无声的爱是我的表达。没有苍白的语言,和风细雨的情是我的诠释。简单的一餐饭,没有目送,没有背影,没有别离,珍惜当下的时间,感谢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