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仅表感谢

                           (2015级葡萄牙语1班  1515941025  余雨晴)                       

        第一次体会思亲之苦,第一次阔别乡音如此之久,第一次体会和亲人相聚的时间是如此珍贵!虽还在四川,虽离家只有三个月,虽只要两个半小时的车程,但对于我却是巨大的煎熬。仿佛离巢初飞的幼鸟,怀着对未知天空的恐惧和失去旧巢母亲温柔的痛苦。

       那三个月,从第一天开始就是煎熬。

       踏进大学校门的那天,在爸爸妈妈的陪同下,带着家乡亲人的嘱托,早早地踏上这条需要我独立成长的道路。

       进入校门,眼前一切都充满了陌生而又神秘的色彩,心情被未知的不安和探求新世界的渴望交错。热情的学姐迎上来帮忙,父亲在后面扛着箱子,因为轮子太响了。学姐在向我说明一些细节时发现了爸爸,便对我说:“你帮你父亲拿箱子吧。”我回过头看了看父亲,两人相视一笑,然后对学姐说:“不用。”父亲更开心了,脸上挂满了微笑。报名结束已近中午,半天劳累奔走让我的不安加剧,有些无所适从。爸妈说下午一点的汽车票,再不走来不及啦。“对啊,是该走了,晚了就没车了。我去送送你们吧!”他们不让,叫我好好休息,我也不让。他们拗不过,什么也没说,三个人在一片沉默中坐上了开往汽车站的公交车。车站的人很多,个个行色匆匆,来的时候走的是一条路,可却是没有发现这个车站气氛是如此的压抑。“回学校的公交车来了,快上去!”我跑上去坐在靠窗的最后一排,望着爸妈。“上大学了也要好好学习,不许胡闹,也不许和同学晚上出去玩得太晚!听见没有!”我在车上看着他们,隔着一层玻璃,视线有些朦胧,他们的脸上有一副我从没看过的表情,肌肉微微抽动。“我走了,你要听话啊!”爸妈转身离开,渐渐走远,背影渐渐变得模糊,越来越模糊。“嗯!从小到大就只会唠叨这一两句!真是的!”他们远了,已经听不见我的话了,“你们可真是狠心,就这么把我抛弃在这里了......”一边哽咽的碎碎念着,一边努力地睁着眼睛,想记住他们的样子,不知道等我下次回去的时候,他们会不会变老了。

       以前,妈妈常给我说我小时候的趣事,有些事我自己都还记得。妈妈总很愿意讲起在我会走路之后,心疼妈妈在灶火旁边蹲着烧柴,转身去院子里搬一只小板凳,给妈妈坐着。她讲得很开心,我也听得很不好意思。

       可是,青春期的躁动让这份甜蜜在我心中再无立足。我开始和妈妈顶嘴,甚至很凶地说她很烦。我一直都爱妈妈的,可是每天睡觉和起床都能见着妈妈的身影,让那些习以为常变成了理所当然,所以从未觉得这有多该值得去珍惜。

       上了高中,开始了漫长的住校生活。军训的那七天,还没有办电话卡,和家里面完全联系不到。那整整七天,晚上睡觉不能听见妈妈为我关卧室门的声音,不能听见妈妈走过房门关心的问“雨晴你还不睡觉”。我咬着被子,拿枕巾不停的擦着在眼眶边打转的泪花,才不至于狼狈到躲在被窝里大哭。只是悔意卷卷袭来,怎么也想不通之前为什么会对妈妈做出那么过分的事,开始痛恨那样轻浮无知的自己。我暗自发誓回家了一定一定要好好和妈妈说话,让妈妈多笑笑,让爸爸妈妈看见我慢慢地成长为他们心目中的好姑娘。

       没有电话卡,连我什么时候回去都不能通知爸爸妈妈。七天后军训汇报演出完了,放假后立即拿着早就打包好的行李,冲出校门口,挤上第一辆回家的公交车。走到家门口后,闻见了好浓的好熟悉的香味,仿佛那是一桌满汉全席引子,又好似一场饕餮盛宴的前奏,将我压抑了一星期的贪婪完全释放!我大声地喊了一声“妈妈”,只听见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夹着“是雨晴吗”那样明知故问的声音......“我回来了!”

       她边拉着我寒暄边带我进了厨房,原来是我喜欢的小排骨,她挑出几块让我尝尝。有心的是,在学校里面吃不上几块肉,所以妈妈还在小排骨周围裹了一层肉末。说实话,吃起来--很腻,可哪还有什么不满意?连吃得太急掉在桌上的残渣也捡起来一起吃得干干净净!我琢磨着妈妈是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的。妈妈一边看着我,一边说,我啊,今天去赶集,就问了问那个华阿姨家婷婷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啊你和她一个学校又是一个年级,那就和她差不多的时间,知道婷婷今天回来,我就又去多买了些排骨和好菜。你呀,肯定馋坏了吧!

        一个月回一次家,就吃两顿妈妈烧的菜,在学校里难熬的时候也有个盼头。

        爸爸不会唠叨我,不会有事儿没事儿废话一大堆,不会拿着尺子吆喝着“余雨晴你给我过不过来!”。没打过我,却总是在我犯错误的时候压轴出场,所以,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很怕他。他是一位很优秀的父亲。最近的一次经历更让我觉得是上天的眷顾让如此平凡的我拥有如此优秀的爸妈……

        年关将至,我愚蠢到被诈骗电话骗了600元钱,晚上十点才弄清楚是被骗了之后,不知道怎么办,更不敢打电话给家里,就怕他们在电话里头骂我“我说你……在家里面我们就时时告诉你,外面的骗子多得很,都是个大学生了,怎么会这么笨啊孩子啊,可不可惜钱啊!”可是瞒着会不会更难受?在纠结了好久之后,接近十二点的时候,爸妈早就睡了,我还是打了电话给爸爸。我说“爸爸啊,我被骗了钱”,爸爸听得出我说话哽咽,没急着问,马上就说“哎呀正常正常,不关事,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人没事吧?身上还有现金吗?”完全意料之外的回答,有一种愚蠢的智商被原谅了的温暖,哽咽地说“只有二十来元了。我先借着同学的吧。”因为讲电话的时候情绪一直很激动,慢慢地讲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挂了之后,安心了许多,虽说睡的有些晚了,却着实是个安心的好觉。第二天一大早一出寝室门,看见一辆好熟悉的车,凑近了一看我惊呆了。是爸妈!

        他们塞给了我六百元钱,一口袋衣服和水果,简单的说了些,忙着回去赶八点钟的上班时间。

说完再见,我才后知后觉。从家到学校,不堵车,至少要花两小时。我出寝室门是在六点半,那爸妈是不是四点就出门了?我忙打电话回去,才知道,接到我电话之后,听出我情绪那么激动,就怕有什么意外,所以两点从家里面出发,连夜赶过来,四点到了学校。只知道我的寝室在一楼,却不知道具体是哪一间,我电话也关机,想敲窗户,又怕敲错了扰了同学,就在外面等着,直到我出来……见着我,也不过寒暄了五分钟而已。

       父母的付出不求回报,儿女健康幸福便是他们唯一的要求。只要他们还有一点点能力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也绝不会想着依靠儿女,他们更怕的是,成为累赘。

怎么回报父母呢?高中的时候我为母亲准备过一次生日礼物,是班级里朋友的祝福,写在一个笔记本里。那是母亲39岁的生日,在那天早晨,我给她打了通电话送上我的祝福,但是心里默默遗憾不能回家陪她过生日。可是中午的时候她却出现在了教室门前,手里提着一个沉甸甸饭盒。她总是那么让人惊喜。我把那个笔记本递给她:“生日礼物!”她笑着收下了。在放假回家后,偶然发现那个我精心准备的笔记本卷曲地躺在沙发上,那么随意,好像是随手一扔的结果!失落顿时占满心头,甚至有些怨恨,我的祝福我的心意难道就那么不屑一顾,就那么不值得珍惜?真是不解风情!以后再也不送了!

       现在想来,当初实在是太过幼稚了,不明白什么是爱,更不懂得怎样去表达爱。笔记本妈妈肯定是读过了,我的心意,我的朋友的祝福,母亲毫无疑问是收到了,我的心愿也就完成了。父母是我的生活,我是父母的生活,彼此习以为常,不可或缺。在平平淡淡的粗茶淡饭里;在萦绕耳边的叮呤嘱咐里;在一周一次的电话里,爱悄悄地渗透,滋润着心灵的枯燥,连通着情感的隔阂,将彼此的一言一行,喜怒哀乐潜移默化成互相的意识,最终酝酿成生活。浪漫的仪式叫作激情,深情的平淡才能称作生活。父母老了,激情已经少有,更安于平淡的生活。

       最善的孝不过于明白他们爱你。最真诚的感恩不过于心怀感激。最美的生活不过于在他们白发苍苍的时候你能搀扶着他们的双手共赏夕日红,赞一句:“爸,妈,你看,好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