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了

(2015级葡萄牙语1班  1515941017  王幕妍)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岁末到家》【清】蒋士铨

(一)

       这又是一个红红火火的春节。

       一月十五日上午,无风无雨,天气竟然一转前几日的颓败与灰蒙,出了奇的太阳高照,阳光灿烂。

       在听完辅导员交代的一系列相关事宜后,我匆匆赶回宿舍,拎起早已打包好的大大小小的行李,和等待在门口的同学一起,踏上轰轰烈烈的春运征途。

虽然我家离学校并不远,但也正是因为这尴尬的距离,让我在周末时既不能像家住附近的同学那样随时回家,也不能像家远的同学那样干脆就打消回家的念头,安安分分的呆在学校里。

于是,到最后就成了两者的混合,变成了怀着一颗想回家的心却又不得不安安静静呆在宿舍里与友人相互抱团度过一个又一个无聊漫长的学习日的样子。

我怀念着家里的一切,我思念着家里的一切。

       我总是企盼着与家人的团圆,日日夜夜。

      “刺啦——”动车组开启的一声长鸣,让我的心情陡然轻松。望着厚厚的玻璃窗外变幻莫测的风景,我的唇边不由得勾起一丝微笑。

      我离家越来越近了。

(二)

       “刺啦——”又是一阵动车的长鸣,夹杂着乘务员温柔的提醒声,把我从睡梦中唤醒。

       我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不经意向窗外瞥去,熟悉的不同于大城市的简洁映入我的眼帘,让我倍感亲切。

      “各位乘客,本次列车的终点站南充站到了,请依次下车,不要拥挤......”更多的话语我已经听不到了,回荡在我脑海的,只有南充这两个字。

回旋盘绕,久久不散。

       拎着行李快速下车,踏着好久不曾有过的轻快脚步,我走向出站口,四处观望,企图找到两张熟悉的面容。

       两张我这一生最亲爱的人的脸。

       然而,找了好久的我却依然没能找到那两张面容。我不禁有些失望:难道他们忘记来接我了?

       满腔的失望一点一点的渗透我的内心,正当我垂着头准备一个人扛着行李去打车的时候,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幺儿,老爸在这边喊了你半天你纳闷不甩视我也?快点跟老汉儿走,你妈在那边站起滴。”

       我抬起头,望见正朝我走来的老爸高高大大的身躯。爸爸略带沧桑的面容和那独特的陕西和四川话的混合,都让我一下子红了眼眶。

       “知道了,爸。”我抽了抽鼻子,努力控制住眼泪奔腾的冲动,牵过另一只爸爸没有拿行李的手,慢慢地向不远处的妈妈走去。

       一家团圆。

(三)

        我们正式迎来了除夕夜。第一个我上大学以来的真正意义上的团圆夜。

        热腾腾的饺子在大铁锅里沸腾,发出咕噜咕噜的滚水声;爷爷奶奶在厨房里拿着筷子,小心翼翼的往另一个油锅里夹裹了米面的肉条,很快,锅里传来了阵阵油滋滋的声音,甚是悦耳与诱惑;而爸爸妈妈则在外面忙着张贴对联与一对金光闪闪的大猴子,在客厅里的茶几上摆放各种各样的瓜果与糖果。

        所有人都很忙碌,除了我。

        看着家人们忙里忙外的身影,我的内心一阵温暖,就好像我的心是一颗甜心糖,灼热的蜜汁正在里面缓缓流淌。

        蓦地,我想起这次作业里的一项内容:感恩父母。

        刚接到作业的时候,我其实是不以为然的:我对父母的爱不就已经是感恩了吗?

       然而现在,看着他们为我忙碌的身影和似乎又添风霜的头发与脸庞,我突然觉得,光是心中有爱,却是远远不够的。

       我需要把我的爱用具体的行动表达出来,我要让我的家人知道我的这份爱。

       但是这也成为了我的另外一个难题:一向比较内敛的我,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呢?

       再三苦苦思索,我都没能想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法。

       于是,在一点小烦躁的情绪中,我吃完了回家以来的第一顿饭。

(四)

       我决定为父母做一顿饭。

       我的厨艺并不是很好,但我愿意为了爸爸妈妈去尝试,去努力。

       我想让爸爸妈妈感受到我对他们的爱,和那一颗一直以来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感恩的心。

       在网上搜索了一大推的菜谱之后,我打算做红烧鱼。

       年年有余,寓意很好。

       我让市场卖鱼的阿姨帮我把鱼处理好,买好各种各样的作料,哼着小曲回到了家。像平时爸爸妈妈做饭一样,我戴上围巾,挽起袖子,俨然一派专业人士的模样。

       翻开菜谱,我仔仔细细地按照上面的每一步来做,仿佛一位虔诚的信徒。一阵捣鼓之后,主菜——红烧鱼出锅了,样子一般,但是味道还不错。接着,我又炒了几个我自己知道的父母喜欢的素菜,然后揭开高压锅,把晶莹剔透的米饭盛出来,和做好的菜一起放上了餐桌,并稍稍摆了摆位置。

       一点点我的小心思。

       很快,门铃声响起,我迅速过去开门,轻轻把拖鞋递过去。这些举动似乎有点让我的父母受宠若惊,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我可从来不算是个勤快的人。

      “爸爸妈妈你们辛苦了,我给你们把饭做好了。”

      “还有,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一瞬间,屋里沉寂了好一阵。但很快,我听见了妈妈的颤抖的抽泣声。而爸爸,虽然站在一旁沉默不语,但他的眼眶也是慢慢泛起了红色。

      我想,我爱你这三个字,对他们来说,也许等得太久,太久。

      这一晚上,我们三个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屋子里缠绕的,只有餐桌上默默夹菜吃饭的咀嚼声,但我知道,彼此的心中,早已汇过千言万语。

      ——爸妈,原谅我,我让你们等得太久,太久。

      ——爸妈,我爱你们。